股权众筹走进死胡同,大伙还要不要玩下去?风尚西安论坛西安人气最热社区论坛

到乐橙登陆地址

2018-10-29

众筹是互联网带给人们的“阿拉丁神灯”,智能产品还未生产出来就有粉丝预购,奇思妙想在极短时间内获得启动资金,甚至创业公司的股权、债权也能被“网购”,众筹参与者不再只是前置的消费者、梦想赞助商,还可能成为传说中的“天使投资人”。   传统VC/PE机构的确存在融资效率低、审核周期长的弊端,让越来越多的草根创业者把希望依托在新兴的股权众筹平台。

在浩浩汤汤的全民“创业潮”中,融资成为了刚需,股权众筹平台终于开始“逆袭”,2014年新增股权众筹平台达54家,2015年股权众筹平台在“互联网+”及“双创”的政策利好下呈现“野火”燎原之势。   随着电商巨头、金融系及其老牌VC/PE机构纷纷染指股权众筹业务,其中的泡沫被日趋激励职业竞赛快速挤掉。 据网贷之家发布的《2016年4月众筹行业报告》显示,今年前4个月全国倒闭的众筹平台43家。

目前,国内的股权众筹平台经过洗牌后开始“大分化”,有的做多元化的平台,有的走小而美路线:前者如京东东家、36氪;后者如人人投主要从事实体店铺私募股权融资,投壶网专注医药健康产业股权众筹。

  那么,股权众筹平台与监管层面的博弈如何深刻影响众筹行业发展股权众筹平台自身为什么会陷入商业模式困境股权众筹平台最终是一地鸡毛,还是开创互联网金融的全新路径呢笔者试作如下解析。   法律地位不明始终是“达摩克利斯之剑”  众所周知,只有上市公司才能公开募股集资,而“为创业者而生”的股权众筹平台注定了与现行的证券体系和监管制度反复斡旋。

创业项目在网上募集投资资金,是否涉嫌非法集资风险投资失败率在80%以上,互联网降低了投资人的门槛,是否将“高风险资产散户化”  在经济下行压力剧增的新常态下,创业创新被当政者视为提振经济、保障就业的战略抓手,股权众筹平台成了融资困难的中小微企业的“及时雨”,因而现行的法律监管体系对于股权众筹模式一直作壁上观,并适时释放出一些“暧昧”表态。   创业项目股权众筹某种程度上仍是传统VC/PE投资行为的线上化,本质上仍属于高风险、高收益的股权投资行为,全民天使投资人是伪命题。

中国证券业协会于2014年底《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中明确了规定融资者通过股权众筹时必须采取“非公开发行方式”,单个项目股权众筹的投资人不得超过200人;并规定“合格投资人”是投资单个融资项目的最低金额不低于100万元人民币的单位或个人,其中,单位的净资产不低于1000万元人民币,个人的金融资产不低于300万元人民币或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30万人民币。   2015年7月底,央行联合十部委出台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规定“股权众筹”性质是通过互联网形式进行公开小额股权融资的活动;随后证监会颁布《关于对通过互联网开展股权融资活动的机构进行专项检查的通知》对“股权众筹”与“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活动”进行明确区分。

  事实上,除了京东金融、蚂蚁达客、平安拿到了众筹公募牌照,其他股权众筹平台均不符合要求,去年国内多部分股权众筹平台大多改名。

因而文中提及的“股权众筹平台”是约定俗成的叫法,官方称呼实际上是“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平台”。 而关于股权众筹的合法性的“另一靴子”迟迟没有落地……  股权众筹平台的商业模式困局  股权众筹平台作为“连接”项目方与投资人的撮合者,其存在的价值无非是:针对传统VC/PE机构不足,填补公募与私募基金之间的中等额度股权投资的市场空缺,从而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并保护投资人的利益,让投资人赚到钱,平台才充足的资金来源。

  平台在股权交易服务中,需要承担高昂的运营成本。

在项目的筛选阶段,分析师会对项目反复评估、百里挑一;在项目包装上线时,平台为项目对接合适的投资人;在项目结束后,由于股权众筹的退出周至少需要3至5年,是以IPO回购、新三板或上市退出,还是以股权转让、并购重组或清算形式退出,需要持续跟进。 此外,小微企业的众筹很有可能吸引一部分“低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人,平台还需对投资人进行资格认证,并做风险管控。

  平台如何才能盈利呢目前股权众筹平台的盈利模式主要有四种类型:(1)中介费模式,平台向创业者抽取融资金额的5%作为佣金,如京东东家、36氪、原始会、大家投、人人投等;(2)跟投模式,如天使汇、创投圈等平台收取融资项目1%的股权作为回报;(3)分期付款模式,如人人投把实体店铺的融资额分期打款给创业者,利用账期差做稳健型理财;(4)后端收费模式,如投壶网放弃了从项目端收费,而是通过分享投资人的项目增值收益。

  平台向项目收取中介费简单明了、结账快速,是目前众筹平台的主流盈利模式,然而这种平台与项目之间利益捆绑开始受到很多投资者的质疑。 近期曝光的“宏力能源事件”就存在众筹平台以其品牌背书对其项目进行过度包装情况,结果预期收益与实际业绩严重不符,让投资人的钱打了水漂。

平台推(hu)介(you)投资者去投放一些不具投资价值或过度包装的项目,从而牟取暴利。 而一些新手投资者甚至认为平台会为项目兜底或偿还本金,最终引发投资者与平台之间的剧烈矛盾。   全世界所有的金融平台生存的逻辑都是保护投资人的利益,而不少中国式股权众筹平台把项目当做可盈利的产品,利用概念新奇的创业项目炒热气氛、拉高流量,甚至不惜暗箱操作,以达到快速分成的目的,对于不产生利润的风险把控和“投后管理”环节并不重视。

  股权众筹平台突围的三个缺口  结合上述中国式股权众筹的复杂图景,再看“阿拉丁神灯”的隐喻,创业者如同在沙漠中探路的阿拉丁,平台是为创业者推荐股权众筹这掌神灯的魔法师,互联网是神灯中快速对接投融资供需的天神,而投资者正是在天神安排下与创业者联姻的公主,最终魔法师在私欲的膨胀下走向了阴暗面。